英超直播丨新闻动态

英超直播丨新闻动态

当前位置:主页 > 英超直播丨新闻动态 >

英超直播|媒体称候选人财政政策是法国大选关键

发布时间:2020-05-23 01:54

  在俄罗斯总理普京含泪宣布自己重掌克里姆林宫的同时,欧洲的另一国家法国也开启了总统大选的进程。  2012年3月19日,法国宪法委员会...   在俄罗斯总理普京含泪宣布自己重掌克里姆林宫的同时,欧洲的另一国家法国也开启了总统大选的进程。   2012年3月19日,法国宪法委员会宣布了包括现任总统、人民运动联盟候选人尼古拉·萨科奇、社会党候选人弗朗索瓦·奥朗德、国民阵线候选人玛丽娜·勒庞、民主运动候选人弗朗索瓦·贝鲁、左翼阵线候选人让-吕克·梅朗雄在内共十位的候选人资格。   然而,早在2月15日萨科奇接受法国电视一台采访时公开表态“参加竞选”谋求连任的那一刻起,2012年法国总统大选,就被认为是法国现任掌权人正式进入与其对手、社会党总统候选人奥朗德的二人对决。   这种说法并非毫无根据。2011年7月以来CSA、BVA、Ifop、Harris等各大调查机构公布的民意调查数据显示,萨科奇和奥朗德的民众支持率稳定保持在十人中的前两位,但领头的却不是萨科奇。  萨科奇:“奇葩”总统    尼古拉·萨科奇,1955年出生,富家子弟,以英俊潇洒、放荡不羁著称。在2007年法国总统大选中,其匈牙利移民与法国犹太裔的血统被一些人所津津乐道,但多数法国人却对此颇具微词。   萨科奇从政很早。拥有巴黎政治学院法律硕士学位的他早在1983年即担任巴黎西郊的讷伊市市长。1988年成为传统右翼保卫共和联盟全国书记,很快成为该党副总书记、总书记。并在进入法国政府部门工作后“一路飙升”,先后任内政部长,国务部长,经济、财政和工业部长,从政经验极为丰富。   不过,人们很快发现,这位法国历史上首位移民后裔总统,其“与众不同”远不止于血统。他“开创先河”般地让法国人经历了总统任期内“第一夫人”的“风云变换”,也使自己获得“第一位任期内离婚”、“第一位任期内结婚”、“第一位任期内生女”等多项“殊荣”。   有媒体讽刺说:萨科奇的花边新闻足以编成一部肥皂剧,这其中还必须得浓墨重彩地描写他本人、前妻和现任妻子各自丰富得令人匪夷所思的罗曼史。在这一点上,不得不说萨科奇是“总统中的奇葩”。媒体对这位“奇葩”总统罗曼史方面的热衷似乎从未少于对其执政方面的关注:“抢走”朋友的夫人、后又被另一位朋友把夫人“抢走”、与认识不到三个月的名模“闪婚”、任内“添女又添孙”……法国人渐渐发现,总统花边新闻的精彩度丝毫不比其官方新闻逊色。   “萨科奇喜欢模特”,这种说法估计没有人会反对。萨科奇的第二任妻子塞西莉亚曾是“顶级名模”,现任妻子布吕尼虽是演员兼歌手,却也是模特出身。这位“第一夫人”上任之初就状况不断,因被疑曾涉嫌“乱伦”、“艳照失窃”等“雷人”事件让老公萨科奇和法国人丢足了面子。但终因美丽性感的外貌、敢做敢言的性格和对音乐事业的热衷赢得了多数法国人的心。   尤其是去年11月19日为萨科奇“成功添女”更是让法国人在高兴之余逐渐淡忘了布吕尼的负面新闻,而那个集万千法国人宠爱于一身的小婴儿更被认为是萨科奇谋求连任的“法宝”。  奥朗德:“温和”中的强劲    弗朗索瓦·奥朗德,萨科奇的主要竞争对手,1954年出生,平民之子,其貌不扬。这位法国里昂出生、拥有法国国家行政学院学术背景的最大反对党社会党前党魁,比起萨科奇“青年得志”“风光无限”的从政经历,其履历要显得按部就班得多。   英国BBC评论说:奥朗德比起萨科奇的锋芒和魅力显得平易而温和,简直可以说是呆板,就像两个人的经济政策一样。这位每天“驾驶”电动自行车上下班、在法国社会党活跃了近三十年、却从未在法国政府任职的“戴眼镜的农村下院议员”被认为在谦恭的外表背后隐藏着“钢铁般的”领导这个国家的决心。   比起萨科奇的“跳跃性”人生,奥朗德在诸多方面显得很有“长性”:包括其是法国社会党迄今为止任期最长的第一书记(1997年至2008年),也包括他与一个女人长达30多年的稳固的civil union关系 (指男女双方长时间如同夫妻般共同生活但并未正式注册结婚。在一些承认“事实婚姻”的国家,此种关系受到法律保护) 并育有四个孩子,这个女人就是2007年法国总统大选萨科奇的手下败将、社会党总统候选人塞戈莱纳·罗亚尔。   很不幸的是,2007年,这对“长情”的伴侣在罗亚尔总统大选败给萨科奇后就突然宣告分手。后来有报道称他们的关系早有裂痕,源于2005年一位女记者对奥朗德的“一见钟情”。此位女记者名叫瓦莱丽,同样出身平凡,原效力于巴黎《竞赛画报》,供职期间与其“同事前夫”相识、结婚、生子、出轨(指与奥朗德相识)、离婚,现被认为是奥朗德的女友。   而今,瓦莱丽对其男友的竞选表现得非常上心:敦促其减肥、为其量身制装不说,居然在男友的竞选总部隔壁设立自己的办公室以全程“应援”男友,为将来成为第一夫人“做必要准备”。   奥朗德成功赢得社会党初选成为总统候选人被很多人认为多少得益于其党内对手、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前主席卡恩性侵案。后者2011年5月在纽约被捕,可说帮助奥朗德铲除了党内最有力的竞争对手。  新选新气象,经济是重点    2012法国总统大选将在4月22日迎来第一轮投票。萨科奇和奥朗德分别打出“强大法国”和“改变从现在开始”的口号。   随着金融危机在2009年席卷欧洲,法国经历了欧洲债务危机、国家财政巨额赤字、3A信用评级丢失、失业率居高不下,经济状况已是千疮百孔。阴云笼罩的经济环境下,法国民众对于大选多少持有消极的情绪。   对此,本届大选,法国也作了新的尝试,旨在鼓励民众积极参与选举。法国社会党的“美国式初选”就是变化之一,即面向所有选民进行本党总统候选人的选举,而非只对党内成员开放。   英国《每日电讯》评论说:这是法国首次尝试“美国式”党内初选。这被认为“极大地激发了民众参与大选的热情”。但是,这些改变不能从根本上解决法国民众对国家经济和自身前景的堪忧。法国面对“不乐观”的经济状况,切实有效的财政政策调整甚至改革刻不容缓。这也使得历届法国大选从来没有像本届大选一样:经济成了“第一”甚至“唯一”的关键词。   虽然在外交领域,萨科奇确实干得有声有色,包括2008年作为欧盟轮值主席国国家元首斡旋了格鲁吉亚危机,2011年又分别派兵参与解决利比亚危机和科特迪瓦危机,但这些并不足以为萨科奇赚取足够的民众支持率。   按照巴黎政治学院学者马耶尔的话说“选民看中的主要是候选人的对内政策”。而萨科奇四年间在经济上的表现无疑是令人失望的。这也使其民调支持率一直在与奥朗德的竞争中处在下风。不过,也有很多人认为:没有任何政府工作经验的奥朗德在经济上是否能有“可圈可点”的作为也是未知数。  经济体制改革刻不容缓    今年1月29日,萨科奇作为国家元首在爱丽舍宫接受法国四家电视媒体联合采访。这场被多家电视台实况转播的采访更像是萨科奇作为候选人的“拉票”。他提出了在未来降低雇主税、增加消费税的计划,以便弥补财政赤字、解决人力资源成本过高的问题。相比萨科奇,奥朗德表示将从加大力度向富人征个人所得税着手来改善财政状况。《经济学家》2月4日刊文评论称:虽然萨科奇和他的对手奥朗德均明确表示:若当选,平衡财政赤字将成为工作重点,但明显的,这二位均瞄准了“增税”而非“节流”。   长期以来,法国政府以“大手大脚”著称。在欧洲经济稳定的相当一段时间,富裕的法国政府和即使慵懒也能衣食无忧的法国人经常是其他国家羡慕的对象,法国政府的“大手大脚”也没受到多少质疑。但是,2009年金融危机席卷欧洲,人们在反思资本主义金融体系的同时,也开始抨击欧洲各国政府奉行多年的财政政策,法国政府首当其冲成为被抨击对象。   《经济学家》杂志披露的数据显示:在萨科奇当政的四年间,法国政府的花费占GDP比例高达53%至57%,高出欧洲平均水平至少5个百分点,在欧盟大家族中成为了仅次于丹麦的“败家”一员。如何改革现行管理体系,以便节约政府开支,二位候选人均未能提出建设性的意见。   法国经济在短期内止跌回暖无望,为了迅速提升民众支持率,萨科奇亮出了“杀手锏”,这一次,在法外国移民成了他的“靶子”。3月6日,萨科奇公开表示:在未来紧缩签证政策。德国《明镜周刊》网站在报道此事时调侃说“萨科奇觉得法国有太多外国人了”。   在某些发达国家,政客“打击”移民一向可以迅速拉拢相当一部分当地人,在后金融危机时期就业机会稀缺的情况下更是如此。讽刺的是:萨科奇本人就是移民的后代。不过,萨科奇很快又用对图卢兹犹太学校枪杀事件处理的积极态度(包括第一时间赶往现场、会见法国犹太协会与穆斯林协会的领袖、宣布暂停竞选活动等)为其在“保护少数族裔”方面拿了分。另一方面,奥朗德在对待外国留学生的问题上表示将奉行更加“透明、稳定、公平的规则”并承诺若当选将废除限制外国留学生获得工作居留的2011年5月31日通函,虽然有在法生活的华人认为“即便奥朗德当权,法国移民政策也不会有多宽松”。   经济上,奥朗德3月17日表示若能当选新一届总统,将提出对欧盟新签署的“财政公约”进行重新谈判,目的是要求增加金融交易税及共同债券等条款。这等于是试图推翻由萨科奇与德国总理默克尔“携手炮制”的欧盟财政契约。此前,萨科奇不但经常在世界媒体面前“狂晒”自己与德国总理默克尔的“交好关系”,期盼借助德国的“模板”,更提出法国要向德国学习才有出路。他在1月29日的电视采访上再三表示:法国需要“德国式改革”才能恢复经济、重振雄风。   且不论经济结构与法国迥异的德国模板是否能让法国找到国家经济的第二春,单就萨科奇提出“法国人应该延长工作时间”这一点看,若要让“春天上班、夏天度假、秋天罢工、冬天过节”的法国人在勤勉上,与“会在钥匙上镌刻,不用就会生锈”的德国人看齐,其可实现程度到底有多大,可想而知。  

地址:英超直播 邮箱:英超直播
Copyright © 英超直播 版权所有